七木

不定期冒泡人士。

1983(修改1.0)

一发完

校园设定

ooc致歉

圈地自萌

勿扰真主

——走起——





01.




九月初倔强的拽了把夏天的尾巴毛。

薛之谦趴在桌子上,过大的校服把他埋了起来。后脑勺翘起的头发顽强的存活下来,有点悲喜交加的意味。教室里空荡荡的,书从桌肚里探出一角。

正在举行开学大典。

大张伟迟到了。他故意的。

当他进到教室里,倒也没什么感觉。随意寻了个肚子空空的桌子坐下。刚好就是薛之谦的旁边。新校服扔在桌上。把包装袋撕开,抖开一件外套,套在身上。新书整整齐齐的码在桌上,薛之谦弄得。崭新的书皮有点反光。

班里的人陆陆续续的进了教室,寻自个儿的位置坐下。

前桌的人反过头来问他好点没,薛之谦只露出一双眼瞧着他,应了一声。前桌笑了笑,将手中盛了热水的杯子递给他,朝他努努嘴。薛之谦只得坐起来,哥俩好的拍了拍肩。

大张伟侧眼去看,嚯,长的不赖。就又瘫了下去,眯着眼瞅讲台上的老师。

啧,没同桌好看。

军训是怎样都躲不过去了。可能是老天爷这次格外疼爱祖国的花朵,阴云密布。偶尔风顺着脖颈往校服里钻,猛烈一点便直接从领口灌进去。倒也无所谓。只是校服像个胀大的气球。可能只是汗从毛孔渗出,滑过皮肤,滑进衣服,然后后背汗得亮晶晶的。有些身体虚的,就不费劲的冒出汗珠。一身汗臭味夹杂着青春独有的气息。

大张伟和薛之谦又站到一起了。

排座位的时候,他俩名字明晃晃的挨在一起。

真巧。在看清座次表后,他俩这么想。

一种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

02.



彼时,还不知道缘分、命运怎么写。大张伟就是大张伟,薛之谦就是薛之谦。他们都是青涩稚嫩,横冲直闯的那个久远的自己。有的只是一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,一具活蹦乱跳的躯体,一颗滚烫而强有力的心。

大张伟坐在座位上,头晕的浑七八素,就觉着一碗碗炒肝在他头上飞,面前飞。他费了老大劲儿才弄清旁边人不是炒肝,是他那好看的薛老师,才忍住咬一口的冲动。目光涣散,眼神像两只游戈的比目鱼。

薛之谦瞧着大张伟晕晕乎乎的,便知他犯低血糖了。从兜里摸出一块奶糖来,金丝猴的,因为大张伟嫌大白兔黏牙。把糖纸剥掉,塞到大张伟嘴巴里,又给自己塞了一颗就又转头,安安静静地当树洞去了。

大张伟像是被人从水里捞回来了一样,回了点神。嗯,换成金丝猴的了。他飞快的瞥了他一眼,支着脑袋又去干别的事了。

其它同学的眼神斜着往上瞟,觉得他俩不像明晃晃的你侬我侬打得火热的小情侣,而像细水长流过日子的老夫老妻。就是自然,像时间磨出来的习惯。它嚣张的凌驾于朋友之上,又隐隐约约挨着恋人的边,即使他俩性别相同。你问旁观者什么感觉,就觉得他俩一起就是完整。

上课的时候,大张伟揉了个纸团,扔到薛之谦那边去。薛之谦慢悠悠的坐直身子,倒也不急。拆开一看,只有大张伟那挫气的谢谢。薛之谦余光去瞄那人的神情,一本正经的盯着老师犯瞌睡,脑袋频频倒向桌子,有点像钟摆。薛之谦有点捉摸不透他。用他那同样挫里挫气的字回了句客套话。又扔了回去。

大张伟任由那个纸条发展,他知道里面会是不用谢,就像知道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是好朋友,汤姆一定会被杰瑞戏耍,电灯泡总会不亮,夏天烈日炎炎,爱因斯坦是发明大王一样。他只是说不出来。



03.



薛之谦把书拿出来,一本一本又整齐地塞回去,把书包拉链拉开,把要带的书又从桌子里抽出来扔到桌上,把书整一整放到书包里,整个过程像是时间刻意拉长,慢镜头回放。他在等张伟。

张伟站在老师旁边,手指抠着自己衣角,空调的风有点冷,大张伟缩着身子有点像冬天的小黄鸡。老师坐在椅子上,眼睛从下往上看着他的脸,盯了一会,又去改作业了。大张伟站了一会,觉得老师有点像泼墨画。

薛之谦扒在窗户边上,眼神一个劲的往里瞅大张伟。早知道,上课的时候就推醒他了。薛之谦没完没了的恼着自己。为什么没有呢?这是后话了。薛之谦眼尖地瞧见大张伟又犯低血糖了。之前那节课大张伟就没上。

“下次别睡觉了。”班主任这么轻飘飘地开了口。大张伟又有点犯迷糊,从喉咙里憋出一声。听到老师允肯后,顿了一会,一步轻一步重,脚步虚浮地出了办公室。眼睛像早晨起来被眼屎糊住了那样,看不清。还好离门口近。

薛之谦赶忙扶住大张伟,这时校服像涂了鱼鳞上的黏液。匆匆忙忙从兜里翻出一块糖就塞到他嘴里,把手中刚小跑到小卖部买的绿茶拧开,手也滑了半天才打开,可能是汗有点黏,急急忙忙送到大张伟嘴边。大张伟像软骨动物靠在他身上,呼吸洒在脖颈,艰难的掀起眼皮,抓住薛之谦的手腕,还好他骨架子小,只是虚握着,瓶子的重量一下轻松起来。

“哎呦喂,薛老师,你这糖都不是金丝猴的。”大张伟皱巴着脸。

薛老师是大张伟平时调侃薛之谦才会叫的或是刚认识时喊的。

薛之谦撇了他一眼,笑了声,抬脚去踹大张伟的屁股。

太阳不甘心地落下去,尽管它明天依旧升起,最后一点辉光洒在路上,影子拉得老长。他俩并肩走着,手背碰到一起。当然,是从影子里看。光影飘散。




04.





大张伟坐在马桶盖上,一只手压着沐浴露,一只手摊开接着,挤了满手。这是薛之谦刚刚碰过的。热腾腾的雾气熏得大张伟,像十三香味的小龙虾。沐浴露顺着指缝黏黏糊糊的滴落下去,水冲在皮肤上发凉,但又在心里冲出了一点颤颤巍巍的小火苗。

薛之谦躺在床上,眯着眼看天花板。旁边温热的躯体散发着草莓味,中间像隔了一道马里亚纳海沟。

薛之谦之前嘲笑过大张伟,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,却喜欢小女孩喜欢的东西。大张伟红着脸怼他,你能光明正大讲你最喜欢的东西吗。反倒是薛之谦突如其来的涨红了脸,眼里含着水光瞪他。大张伟的那颗心硬生生被看到加速跳动,最后心虚到尘埃里,嘴里小声地嗫嚅个不停。

迷幻的墙壁让眼睛有点不适,像他碰到数学题那样晕乎。自己爸爸不在家。习惯性去够床头柜,手指虚晃着。胡乱摸了几把,只有硬质封面的质感在手上流连。哦,这是在大张伟家。

大张伟觉着自己五脏六腑要冲出身体。薛之谦平静的有些心跳加速。

这么各怀心事的胡乱度过一个跟乌鸦一样黑的黑夜。

太阳温柔的撒了一点光,半个脸露出来,像没睡醒趴在那。光俯在身上,弄得有点痒,又有点暖,像有人在挠。这个想法使薛之谦猛地睁眼,又用手背搭在眼皮上,深吸一口气,松懈下来。呼吸绵绵浅浅,像织毛衣。

鸟儿挥着翅,想打招呼。不知名的虫儿伏在有点绿意的树芽上。一条手臂横在薛之谦面前,一只脚的脚跟搭在他的小腿肚上。薛之谦抽出一只手,具体从哪里,被子遮住了。用手背轻拍大张伟的脸蛋,柔声哄他。少年暗哑的嗓音低低沉沉的,眼角上挑带着点慵懒,柔软的挑起起床的欲望。

大张伟有点不喜,这点不喜在早晨起床尤为明显。俗称起床气。他像咸鱼那样翻了个身,拖拖拉拉的,从喉咙里发出个单音节,尾音绕梁三尺,奶声奶气,有点勾人的意味。勾得薛之谦身体里的小虫苏醒过来,爬到他的心尖尖上,糯糯地啃咬着。整个脸生动起来。

最后以薛之谦全程在线的河东狮吼落幕。




05.




二两的粉摆在桌上。

今天是星期天。

薛之谦嗦了口粉,腾出来一只手去撕日历,嗯,今天放假。大张伟埋头苦干,用筷子挑出那白白嫩嫩的蛋,筷子有点抖,蛋就在颤,加到薛之谦碗里,顺势用筷子头把蛋压倒粉下面,筷子尖戳了个洞,旁边一圈都是浓郁的黄色。如果蛋黄熟透了,就像尸体一样僵硬,在嘴里呆板得很。他俩着实喜欢不起来。

DVD放在那台大大的电视机上,放的是肖想了好久的《霸王别姬》。偶然间瞧见的,然后心里那汪水就沸腾了。他俩对于这部电影着实喜欢得紧。省吃俭用,连着好几个星期没去吃麻辣烫,才攒下来的,可心疼了。

薛之谦只觉蝶衣的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或直愣愣盯着你的时候,像粼粼的湖面,你就只望见你自己红着个脸,像偷喝了一大杯烧酒似的。在那双眼里最深处,还可绰绰约约见个人影,但一定看不清那是谁。薛之谦觉得自己要溺死了。大张伟脑袋靠在薛之谦肩窝里,肉不是很多,有点膈应。看到后面菊仙望段小楼,大张伟那双眼就止不住的往上瞄,那一片白白的肌肤,久了眼睛难受才作罢。

薛之谦很白。

薛之谦比他白。

薛之谦比他白了一个色号。

白的让他想在上面死命嘬出一个,只属于他的红印印。盖戳。

*,大张伟暗骂一声,脸上飞了两片红云,像涂了一层草莓果酱。

薛之谦穿的是大张伟衣服,领口有点大。大张伟的眼神无处逃窜是,又要命的往下一瞟,整个人都火红滚烫起来,血气方刚的要冲上天,又不好意思开口,毕竟电影还没看完。只好盯着屏幕默念非礼勿视。

薛之谦之前就被大张伟翘起的头发丝的尖尖,弄得有点痒。刚好到了有点看不懂的地方,眼神乱飞,瞥到大张伟裸露在外的锁骨,一小块阴影打在上面,隐隐约约有点骨感,好像还有颗痣。他想给那一块留下个牙齿印,每颗牙齿都有的那种。心绪被搅动起来。慌乱的收回离家出走的眼神,匆匆忙忙的略过大张伟微红的脸蛋,骄躁的黑发。猛地僵直身子,默念非礼勿视。

倒是可怜了张伟,吓得小心脏一抽一抽的,差点就想两眼一翻,直接晕过去。

两个红着脸的大笨蛋。

这点难以言喻的情素在这个时候透了个气,见了天日。铺天盖地的袭来,差点就分崩离析。最后以打了几个小时的拳皇回归于正常表面之下。那些什么七七八八的,就让它窒息在沼泽里,不见天日好了。

明天又要上课了。



06.




喜欢。

什么是喜欢?

薛之谦对于女生羞怯怯的脸蛋,男生耳朵尖上泛着的红,总摸不着头脑。尽管粉嫩粉嫩的,还带点一毛一瓶的那种廉价香水味的情书,塞了他满满一桌子。但他的大男子主义冒了个泡,死要面子。他瞥了眼隔壁,嚯,也不少。他盯着自己桌子,想起了窒息的恐惧和滚烫的岩浆。

大张伟之前就嘲笑过他,一活蹦乱跳的男的,居然讨厌这个,别人还巴不得这样呢。他当时怎么样来着,哦,好像是低着头,一言不发,在摆弄自己过长的袖子。后来大张伟坐在他对面,沉默不语。

薛之谦用指尖捏着书的一角,飞速抽出,顺势甩到地上。直起身,手指抠着两个桌角,指关节泛白,把桌子拖到垃圾桶旁边,桌脚的一边划着地面,像那个指甲刮黑板的声音,偶尔停下来弄弄耳朵。到达指定地点后,又小跑到洗手处,将手搓得像猴子屁股才罢休,当然猴子屁股是大张伟的评价。

他回到位置上,抽了张纸来擦手,并把书整好塞进书包,把椅背对着过道那边的桌子。趴在大张伟桌上。

大张伟抄起书包就跑,嘴里还含着半口面。含含糊糊表示自己不需要了,就撒丫子狂奔。他妈一脸懵懵的站在厨房里,只剩他一个凌乱的背影。

他悲哀的发现在经过一天的嬉笑打闹,他早早在星期六定好的计划,好像也没制定那玩意儿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的作业一片空白,更可气的是,薛之谦的作业写完了,在他眼皮子底下写完了。最最可气的是薛之谦居然没有弄醒他,好吧,其实是他把人家定好的闹钟拍掉了。他该上哪儿哭去啊。瘪嘴。

当大张伟浑身虚汗的半弯着腰,手撑着膝盖出现在教室时,他一方面惊诧于薛之谦,一方面又沉浸于自己好像看错时间了的自我唾弃中。但他为什么会看错时间呢?就自作主张地归到睡迷糊那类去了。真的是这样吗?此时这个问题就像个电灯泡了,还是没灯丝的那种。因为他的防御机制从不会让他这样想。

大张伟平复下气息,坐到自己位置上,趴在桌子,只冒出一双眼偷偷看薛之谦。那抽屉里的小粉书呢?空白的作业呢?用他自己后来讲的话就是,姆们薛老师多好看啊,当然,讲完就被好看的薛老师,笑着踹了屁股。

感觉旁边的或人或物全都自动虚化,只有薛之谦趴在那,让他心安。

本来薛之谦在思考要不要释放青春,放飞自我,结果想得胸口闷,心口堵,眼睛变蚊香,就又去思索大张伟的反应了。他有想过是惊异的,惊喜的,或其他,反正不像他。这些东西缠在一起,弄得他有点困。谁知大张伟尽关注他去了。而他睡的像个死猪。



07.




薛之谦很绝望。在惊觉大张伟友情出演他的午夜十二档之后。在那个夜里,他号啕大哭,最后以奶奶半夜起来问他怎么回事收场。

他们是绝不可能的。薛之谦清楚的知道。人言可畏嘛。那个词怎么说来着,哦,有缘无分。他已经在深渊里了,他不可能把张伟拉下来。让他陪他一同粉身碎骨。

没什么可遗憾的。我好歹现在还可以陪着他。薛之谦想。

对,陪着他。

其实他很希望心里下一场刀子雨,把那些赶不走的都剁成肉泥,但是每次都在快成功时,堪堪停住。然后在无数个深夜失眠,缩在被窝里强忍悲泣。当第二天的太阳照旧升起,他还是他。

人活在世,全靠演技。

演呗。

仿佛青春都是由一些狗血的情节构成的。比如说爱而不得,比如说不得善果,又比如说少年青涩的暗恋。

大张伟正在用他那两块钱的脑子思考一个问题。

天知道他有多喜欢他。

书包里的惆怅逸散到空气中,和薛之谦那双眼层层叠叠。最后统统飘进了大张伟的心里。风不是很大,但是弄得人忽明忽暗。他现在特希望有一朵白白的云,轻轻降落到他耳边,告诉他,他该怎么办。大张伟望了望天,天空万里无云,一片湛蓝。一无所有,也不知所措。

他俩都挺喜欢有阳光的早晨,他俩讨论过,因为那看起来好像什么都可以重新开始。只是看起来。现在大张伟只觉得阳光孤独。

玻璃辉煌,橘子晴朗。他们被推向翻涌的人海,被喧嚣所淹没,变成了比别人略高一筹的,巧舌如簧的漂亮哑巴。

越是纠结放不下的,越会成为心魔。

他们在这场博弈中,几乎落荒而逃。

运动会的日子马上就要到了。




08.




距离运动会还有8天

班里都在报名参加体育项目。大张伟报了个1000米。其实没几个人肯参加长跑。只有大张伟一个人的名字孤零零的跟在1000米后面。

这样也好,没有人跟我争。他想。

薛之谦课间偷偷的把大张伟拉到一边,有点气急败坏地问道:“你参加这个干嘛?”就你那大爷体质。但是他没敢把这句话说出口。因为他怕。

“哟,薛老师主动关心我啦。”大张伟凑到薛之谦的耳边,轻轻的说。明明是肯定句,却用的反问句的语气。

薛之谦没敢吱声,悄悄的红了耳朵。

“这不还有你吗,薛。”说完还用肩碰了一下薛之谦。

为什么要抑制我自己的欲望呢?

他笑了。

距离运动会还有4天。

“你看姆们薛多好看啊!”大张伟说。说完还对薛之谦挑了挑眉。

这句话正巧溜进了薛之谦的耳朵里。

“神经病。”薛之谦臊得想立马遁地,只好把这句口头禅抛出来应急。“嘿,薛老师脸都……”后面的那个红字消散在空中。因为薛之谦下意识就去推他。

“哎哟喂,薛,我刚还以为我要摔了呢。”大张伟拍着自己的胸口顺气,仍是一脸笑意。

薛之谦才反应过来,刚刚自己好像怕他摔,又把他拉了回来。他心下一惊,发现自己还拽着大张伟的衣服。他默不作声的松开了自己的手,露出一干瘪的笑,强忍心中肆虐的情愫,就又去做作业了。

你是我藏在友谊后的,无望的爱人。




09.




距离运动会0天。

大张伟脑里只有开跑前的一声枪鸣。跑到后面也是处于一片空白的状态。他实在是不太记得是如何跑完全程的了。

总之,结束后的一切人群涌动都与他无关。一片混沌之中,他只感觉到有人扶住了他。在埋入对方肩窝的那一刹那,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柠檬味。

他在那一刻特想哭。

因为那是他喜欢的薛之谦的味道。

当初这个柠檬味的还是他硬塞给薛之谦的。薛之谦当时一脸嫌弃。

他轻笑了声,又紧紧的抱住了对方。不想松手,他真的一点都不想松手。

“薛……”他不大不小的喊了一声。

“在。”他听到薛之谦应了他。薛之谦双手抱着他,感受着他的呼吸,又说了一遍:“我在呢。”然后温温柔柔的笑了。反正他现在看不到我。薛之谦想。

“薛……”大张伟一遍遍的唤他。薛之谦也好脾气的应他。

但是最终,他还是没能说出口。

因为在他下定决心的时候,薛之谦轻轻的喊了他一声。

“张伟哥。”他还记得他薛是这么喊的。

他当时便噤了声,乖乖的缴械投降。

有些事一旦说出来,就不对味了。

他明白这个道理。薛之谦也明白。

同时他们也清楚的懂得这一切不该存在。

尽管他们已互相知晓对方的心意。

 

 

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,

 

 

然后胡作非为。

 



10.





那点隐秘的心思就隐藏在眼睛里。

他俩在一起就是自带小结界的那种。别人进不去,他们也出不来。

谁都可以豁出一切。他们也一样。

“薛,你还有糖吗?”大张伟耷拉这一双狗狗眼问道。

我们好歹还是朋友。他心想。

薛之谦还没来得及回答,前桌就反过身,一句话劈头盖脸地砸下来:“为什么薛之谦你的糖总是给大张伟吃呢?”

因为这个糖本来就是给他带的。薛之谦在心里默默回复道。

但是他不能这么说。

大张伟在旁边,抢先答道:“因为我俩关系好呗。”

似乎是急着想要验证自己的话,又用肩碰了一下薛之谦,偏了头,还冲薛之谦挑了下眉,说道:“对吧,薛老师?”

薛之谦当即就突破了自己的心理防线。

反正无论思考多少天,结果都是一样的。

那就是喜欢他。

“对呀。”

薛之谦弯了眉眼,伸出一个手指头去戳大张伟脸上的软肉。

大张伟愣了一下,随即反应过来,偷偷伸手去捏他薛老师的手心。

窗外梧桐树的最后一片叶子终于掉了下来。

 


命运将带给你最好的安排。

 

 

汝乃吾心之所向。

 

 


End。

 



谢谢观赏

学业繁忙,估计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更文。

再次谢谢大家!

评论(4)
热度(32)

© 七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