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木

不定期冒泡人士。

正常人

这是我的第一篇文
改了一下,把它整合
再发一遍
圈地自萌


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就像我们也根本不会想明天,而我们又将去向何方。
可能就像小时候,玩游戏机过了一关,都能高兴半天,然后喜滋滋的炫耀着,但这都是暂时,没有什么是永远的,都会有变化亦或长进,大张伟很早就明白了。
你要学着让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离开你。这是他的座右铭。
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。

1

他从来就知道自己要什么,他们就是一类人,太特么像了。所以,他开始并不愿意见薛之谦,看到他就像看到了当年那个要死要活的自己,但是他们又不一样。大张伟懒得去想。

彼时,薛之谦陷在酒店的床里,眯着眼看天花板。他又失眠了。安眠药摆在床头柜上。瓶子里只有几片孤零零的药片,散落在各个角落,毫不相干,但是摇一摇就不一样了。所以的猜想碰撞在一起。他在想以后要怎么办。他总是喜欢多想。莫名其妙,乱七八糟。

2

灯亮起了。

他们开始工作。

薛之谦像鱼很困惑水是什么那样困惑。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。就像钻进了死胡同,还打死不肯出来,有该死的融合感。这要让大张伟知道,指不定怎么说他矫情。他能知道吗?不能。灯有点晃眼。他用手在眼前虚晃了一下,然后偏头去瞄大张伟。

大张伟知道薛之谦在瞅他,眯着眼半哈哈的飙段子。身边的人笑的乐不可支。他在干什么,他不知道。他要干什么,他想干什么,他能干什么,统统不知道。这么多问题呼啸而来。他晃了下神,在瞧见那人好看的眸,瞬间心安。他接着笑。

一直瘫在大张伟身上的薛之谦,当然察觉了异样。大张伟的身子一瞬间僵硬后,接着松散,像土地沙化。情绪像是沼泽中冒出来的粘稠的泡。他默默地戳破。他没资格。他们之间还没那么熟。他一直笑。

节目结束后,互相留个联系方式,各过各的。

3

再次相遇是在酒局。彼时,薛之谦在各个地方周旋。大张伟慢腾腾的到了。缩在一个安静的角落。弄着他的手机。发型张牙舞爪的炫耀自己的存在,挑染的绿色乖张的贴在额前,它的主人努力的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。

薛之谦盯着手机上新增的联系人名单发愣,倒也没有辜负经纪人的苦心。他轻笑了声。随即,端了杯酒缩角落发霉想段子去了。顺手把酒放到桌上,顺带认出身边的大张伟。真巧,薛之谦这样想。

大张伟整个人放空,旁边坐下个人把他吓一跳。轻轻巧巧地瞟一眼,认出是薛之谦。真巧,大张伟如是这般想着。他老早就看见薛之谦在人群中讨笑。他并没有太大兴趣。看对方没有开口的欲望。他便放下心来。并不是什么偏见,本不爱说话。反正都是为了钱。

钱真是个好东西,也不是个东西。

4

直到后来薛之谦酒劲上来了,瘫在沙发上,安安静静的睡着了。酒会快散了,大张伟瞥见人家睡着了,想着这人不错,便打给他助理,人助理委婉拜托他,他才觉着真麻烦。

人总归是矫情的。

特别是当薛之谦捂着脑袋醒来,思考这为数不多的安稳觉,一时间懵了,满心满眼全是哎呦我去。感觉是在KTV的包厢里醒来的,亮瞎了。表示是粉丝的薛之谦,吓得差点一命呜呼。

光被窗帘撕碎,慵懒而惬意。空气粘稠而缓慢,似沼泽让人窒息。

5

大张伟靠在门边,目光绵长。瞧着薛之谦犯迷糊的样。脚指头勾起拖鞋打个转,让人自个回神。去厨房热了杯牛奶,放在茶几上。顺势瘫在沙发上歇息一下,光在此刻不尽人意,活蹦乱跳的,使劲往他眼皮里钻,不让他陷入黑暗,晃神。昨晚太糟心了。

薛之谦还在犹豫,怎么面对大张伟。凡事不能太极端。利落的收拾好自己。便瞄到人大张伟陷在沙发里。他坐到旁边,轻轻巧巧道了谢,拐弯抹角的问自己昨晚没打扰吧。看到那人不耐的挥挥手。眯着眼,安心的笑了。

大张伟看着那笑,蓦地生出毁了的心思。啧。烦闷的挠了挠头发。

6

自此,两人便熟了许多。

至少,他俩的cp愈来愈红火,关系也从假的渐成真。大张伟已心安理得的接受,每次薛之谦笑抽抽,就软软瘫在他身上。每当对方什么事,总能抽一份心思出来。薛之谦仍是浮夸的努力,用力过度的表演,然后整夜整夜失眠。

所以,钱还是万能的。

7

他俩咋起的心思,谁先的,这些都不重要。可能只是一个让人感觉心跳的微笑而已。然后,那点欲望寻了个位置,生根发芽。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意义不明的暧昧。“其实我们是一模一样的。”大张伟咽了咽口水说。

那些个话语落在旁人眼中,门儿清。偏偏他俩犯迷糊,各自斟酌,捡无关痛痒的话说。一句话: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久了,谁的心思都按捺不住。

8

当知道薛之谦醉了时,大张伟是别扭的。虽然那人现在就在他背上。

“张伟哥,嘿嘿嘿……”意外地温柔。大张伟就觉着心尖都酥软了,便深明大义不去计较这计量单位。

薛之谦抬了下头,迷迷糊糊中想他有点像张伟。打了个嗝。就把脑袋埋在那人颈间,嚯,绿茶味闻着像张伟。

张伟。

张伟。

张伟。

张伟。

张伟。

温热的气息似羽毛在挠,大张伟有点乱。影子拉得很长。

9

风呼呼的,想在催着他俩回去或进行下一步。背上的人缩了缩,吧唧一口,口水印在略消瘦的脸颊上。大张伟在风中独自凌乱,理性什么的都嗝屁了,只希望赶快到房间,然后把他甩到床上狠狠的%&;#*&他。那人一直傻笑。(不要问我为啥乱码,因为我乐意。好吧其实是害羞)

“张伟哥”

“嗯”闷闷的一声。

“怎么办,
好喜欢你。”

大张伟本来丰富的内心戏,吓得一激灵,全是哎呦我去,跟中了五百万大奖样的。突然明白过来,他为啥喝酒了。




end



我还不太会开车
嘿嘿嘿

评论(7)
热度(52)

© 七木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