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衬衫

1983第六章

嗨喽……

喜欢。

什么是喜欢?

薛之谦对于女生羞怯怯的脸蛋,男生耳朵尖上泛着的红,总摸不着头脑。尽管粉嫩粉嫩的,还带点一毛一瓶的那种廉价香水味的情书,塞了他满满一桌子。但他的大男子主义冒了个泡,死要面子。他瞥了眼隔壁,嚯,也不少。他盯着自己桌子,想起了窒息的恐惧和滚烫的岩浆。

大张伟之前就嘲笑过他,一活蹦乱跳的男的,居然讨厌这个,别人还巴不得这样呢。他当时怎么样来着,哦,好像是低着头,一言不发,在摆弄自己过长的袖子。后来大张伟坐在他对面,沉默不语。

薛之谦用指尖捏着书的一角,飞速抽出,顺势甩到地上。直起身,手指抠着两个桌角,指关节泛白,把桌子拖到垃圾桶旁边,桌脚的一边划着地面,像那个指甲刮黑板的声音,偶尔停下来弄弄耳朵。到达指定地点后,又小跑到洗手处,将手搓得像猴子屁股才罢休,当然猴子屁股是大张伟的评价。

他回到位置上,抽了张纸来擦手,并把书整好塞进书包,把椅背对着过道那边的桌子。趴在大张伟桌上。

大张伟抄起书包就跑,嘴里还含着半口面。含含糊糊表示自己不需要了,就撒丫子狂奔。他妈一脸懵懵的站在厨房里,只剩他一个凌乱的背影。

他悲哀的发现在经过一天的嬉笑打闹,他早早在星期六定好的计划,好像也没制定那玩意儿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他的作业一片空白,更可气的是,薛之谦的作业写完了,在他眼皮子底下写完了。最最可气的是薛之谦居然没有弄醒他,好吧,其实是他把人家定好的闹钟拍掉了。他该上哪儿哭去啊。瘪嘴。

当大张伟浑身虚汗的半弯着腰,手撑着膝盖出现在教室时,他一方面惊诧于薛之谦,一方面又沉浸于自己好像看错时间了的自我唾弃中。但他为什么会看错时间呢?就自作主张地归到睡迷糊那类去了。真的是这样吗?此时这个问题就像个电灯泡了,还是没灯丝的那种。因为他的防御机制从不会让他这样想。

大张伟平复下气息,坐到自己位置上,趴在桌子,只冒出一双眼偷偷看薛之谦。那抽屉里的小粉书呢?空白的作业呢?用他自己后来讲的话就是,姆们薛老师多好看啊,当然,讲完就被好看的薛老师,笑着踹了屁股。

感觉旁边的或人或物全都自动虚化,只有薛之谦趴在那,让他心安。

本来薛之谦在思考要不要释放青春,放飞自我,结果想得胸口闷,心口堵,眼睛变蚊香,就又去思索大张伟的反应了。他有想过是惊异的,惊喜的,或其他,反正不像他。这些东西缠在一起,弄得他有点困。谁知大张伟尽关注他去了。而他睡的像个死猪。


tbc



嗯,,,,
没余粮了
qwq。
这几天应该还会产出
,,,吧
我努力。乖巧微笑。

这是以前的他。

他以前爱笑。

1983第五章

可能之后几天会日更
嘿嘿嘿嘿

二两的粉摆在桌上。

今天是星期天。

薛之谦嗦了口粉,腾出来一只手去撕日历,嗯,今天放假。大张伟埋头苦干,用筷子挑出那白白嫩嫩的蛋,筷子有点抖,蛋就在颤,加到薛之谦碗里,顺势用筷子头把蛋压倒粉下面,筷子尖戳了个洞,旁边一圈都是浓郁的黄色。如果蛋黄熟透了,就像尸体一样僵硬,在嘴里呆板得很。他俩着实喜欢不起来。

DVD放在那台大大的电视机上,放的是肖想了好久的《霸王别姬》。偶然间瞧见,心里那汪水就沸腾了。他俩对于这部电影着实喜欢得紧。省吃俭用,连着好几个星期没去吃麻辣烫,才攒下来的,可心疼了。

薛之谦只觉蝶衣的一颦一笑,一举一动或直愣愣盯着你的时候,像粼粼的湖面,你就只望见你自己红着个脸,像偷喝了一大杯烧酒似的。在那双眼里最深处,还可绰绰约约见个人影,但一定看不清那是谁。薛之谦觉得自己要溺死了。大张伟脑袋靠在薛之谦肩窝里,肉不是很多,有点膈应。看到后面菊仙望段小楼,大张伟那双眼就止不住的往上瞄,那一片白白的肌肤,久了眼睛难受才作罢。

薛之谦很白。

薛之谦比他白。

薛之谦比他白了一个色号。

白的让他想在上面死命嘬出一个,只属于他的红印印。盖戳。

*,大张伟暗骂一声,脸上飞了两片红云,像涂了一层草莓果酱。

薛之谦穿的是大张伟衣服,领口有点大。大张伟的眼神无处逃窜是,又要命的往下一瞟,整个人都火红滚烫起来,血气方刚的要冲上天,又不好意思开口,毕竟电影还没看完。只好盯着屏幕默念非礼勿视。

薛之谦之前就被大张伟翘起的头发丝的尖尖,弄得有点痒。刚好到了有点看不懂的地方,眼神乱飞,瞥到大张伟裸露在外的锁骨,一小块阴影打在上面,隐隐约约有点骨感,好像还有颗痣。他想给那一块留下个牙齿印,每颗牙齿都有的那种。心绪被搅动起来。慌乱的收回离家出走的眼神,匆匆忙忙的略过大张伟微红的脸蛋,骄躁的黑发。猛地僵直身子,默念非礼勿视。

倒是可怜了张伟,吓得小心脏一抽一抽的,差点就想两眼一翻,直接晕过去。

两个红着脸的大笨蛋。

这点难以言喻的情素在这个时候透了个气,见了天日。铺天盖地的袭来,差点就分崩离析。最后以打了几个小时的拳皇回归于正常表面之下。那些什么七七八八的,就让它窒息在沼泽里,不见天日好了。

明天又要上课了。


tbc



我又回来了
有没有很想我呢
嘿嘿嘿/傻笑

1983 第四章

啦啦啦
话不多说再来一章
那么我又要失踪了

大张伟坐在马桶盖上,一只手压着沐浴露,一只手摊开接着,挤了满手。这是薛之谦刚刚碰过的。热腾腾的雾气熏得大张伟,像十三香味的小龙虾。沐浴露顺着指缝黏黏糊糊的滴落下去,水冲在皮肤上发凉,但又在心里冲出了一点颤颤巍巍的小火苗。

薛之谦躺在床上,眯着眼看天花板。旁边温热的躯体散发着草莓味,中间像隔了一道马里亚纳海沟。

薛之谦之前嘲笑过大张伟,一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,却喜欢小女孩喜欢的东西。大张伟红着脸怼他,你能光明正大讲你最喜欢的东西吗。反倒是薛之谦突如其来的涨红了脸,眼里含着水光瞪他。大张伟的那颗心硬生生被看到加速跳动,最后心虚到尘埃里,嘴里小声地嗫嚅个不停。

迷幻的墙壁让眼睛有点不适,像他碰到数学题那样晕乎。自己爸爸不在家。习惯性去够床头柜,手指虚晃着。胡乱摸了几把,只有硬质封面的质感在手上流连。哦,这是在大张伟家。

大张伟觉着自己五脏六腑要冲出身体。薛之谦平静的有些心跳加速。

这么各怀心事的胡乱度过一个跟乌鸦一样黑的黑夜。

太阳温柔的撒了一点光,半个脸露出来,像没睡醒趴在那。光俯在身上,弄得有点痒,又有点暖,像有人在挠。这个想法使薛之谦猛地睁眼,又用手背搭在眼皮上,深吸一口气,松懈下来。呼吸绵绵浅浅,像织毛衣。

鸟儿挥着翅,想打招呼。不知名的虫儿伏在有点绿意的树芽上。一条手臂横在薛之谦面前,一只脚的脚跟搭在他的小腿肚上。薛之谦抽出一只手,具体从哪里,被子遮住了。用手背轻拍大张伟的脸蛋,柔声哄他。少年暗哑的嗓音低低沉沉的,眼角上挑带着点性感慵懒,柔软的挑起起床的欲望。

大张伟有点不喜,这点不喜在早晨起床尤为明显。俗称起床气。他像咸鱼那样翻了个身,拖拖拉拉的,从喉咙里发出个单音节,尾音绕梁三尺,奶声奶气,有点勾人的意味。勾得薛之谦身体里的小虫苏醒过来,爬到他的心尖尖上,糯糯地啃咬着。整个脸生动起来。

最后以薛之谦全程在线的河东狮吼落幕。




tbc



下一章会写他俩看电影
是看《霸王别姬》还是《东邪西毒》
亦或是《青蛇》。
给点意见好不好。
眯眼笑/眯眼笑



正常人

这是我的第一篇文
改了一下,把它整合
再发一遍
圈地自萌


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就像我们也根本不会想明天,而我们又将去向何方。
可能就像小时候,玩游戏机过了一关,都能高兴半天,然后喜滋滋的炫耀着,但这都是暂时,没有什么是永远的,都会有变化亦或长进,大张伟很早就明白了。
你要学着让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离开你。这是他的座右铭。
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。

1

他从来就知道自己要什么,他们就是一类人,太特么像了。所以,他开始并不愿意见薛之谦,看到他就像看到了当年那个要死要活的自己,但是他们又不一样。大张伟懒得去想。

彼时,薛之谦陷在酒店的床里,眯着眼看天花板。他又失眠了。安眠药摆在床头柜上。瓶子里只有几片孤零零的药片,散落在各个角落,毫不相干,但是摇一摇就不一样了。所以的猜想碰撞在一起。他在想以后要怎么办。他总是喜欢多想。莫名其妙,乱七八糟。

2

灯亮起了。

他们开始工作。

薛之谦像鱼很困惑水是什么那样困惑。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。就像钻进了死胡同,还打死不肯出来,有该死的融合感。这要让大张伟知道,指不定怎么说他矫情。他能知道吗?不能。灯有点晃眼。他用手在眼前虚晃了一下,然后偏头去瞄大张伟。

大张伟知道薛之谦在瞅他,眯着眼半哈哈的飙段子。身边的人笑的乐不可支。他在干什么,他不知道。他要干什么,他想干什么,他能干什么,统统不知道。这么多问题呼啸而来。他晃了下神,在瞧见那人好看的眸,瞬间心安。他接着笑。

一直瘫在大张伟身上的薛之谦,当然察觉了异样。大张伟的身子一瞬间僵硬后,接着松散,像土地沙化。情绪像是沼泽中冒出来的粘稠的泡。他默默地戳破。他没资格。他们之间还没那么熟。他一直笑。

节目结束后,互相留个联系方式,各过各的。

3

再次相遇是在酒局。彼时,薛之谦在各个地方周旋。大张伟慢腾腾的到了。缩在一个安静的角落。弄着他的手机。发型张牙舞爪的炫耀自己的存在,挑染的绿色乖张的贴在额前,它的主人努力的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。

薛之谦盯着手机上新增的联系人名单发愣,倒也没有辜负经纪人的苦心。他轻笑了声。随即,端了杯酒缩角落发霉想段子去了。顺手把酒放到桌上,顺带认出身边的大张伟。真巧,薛之谦这样想。

大张伟整个人放空,旁边坐下个人把他吓一跳。轻轻巧巧地瞟一眼,认出是薛之谦。真巧,大张伟如是这般想着。他老早就看见薛之谦在人群中讨笑。他并没有太大兴趣。看对方没有开口的欲望。他便放下心来。并不是什么偏见,本不爱说话。反正都是为了钱。

钱真是个好东西,也不是个东西。

4

直到后来薛之谦酒劲上来了,瘫在沙发上,安安静静的睡着了。酒会快散了,大张伟瞥见人家睡着了,想着这人不错,便打给他助理,人助理委婉拜托他,他才觉着真麻烦。

人总归是矫情的。

特别是当薛之谦捂着脑袋醒来,思考这为数不多的安稳觉,一时间懵了,满心满眼全是哎呦我去。感觉是在KTV的包厢里醒来的,亮瞎了。表示是粉丝的薛之谦,吓得差点一命呜呼。

光被窗帘撕碎,慵懒而惬意。空气粘稠而缓慢,似沼泽让人窒息。

5

大张伟靠在门边,目光绵长。瞧着薛之谦犯迷糊的样。脚指头勾起拖鞋打个转,让人自个回神。去厨房热了杯牛奶,放在茶几上。顺势瘫在沙发上歇息一下,光在此刻不尽人意,活蹦乱跳的,使劲往他眼皮里钻,不让他陷入黑暗,晃神。昨晚太糟心了。

薛之谦还在犹豫,怎么面对大张伟。凡事不能太极端。利落的收拾好自己。便瞄到人大张伟陷在沙发里。他坐到旁边,轻轻巧巧道了谢,拐弯抹角的问自己昨晚没打扰吧。看到那人不耐的挥挥手。眯着眼,安心的笑了。

大张伟看着那笑,蓦地生出毁了的心思。啧。烦闷的挠了挠头发。

6

自此,两人便熟了许多。

至少,他俩的cp愈来愈红火,关系也从假的渐成真。大张伟已心安理得的接受,每次薛之谦笑抽抽,就软软瘫在他身上。每当对方什么事,总能抽一份心思出来。薛之谦仍是浮夸的努力,用力过度的表演,然后整夜整夜失眠。

所以,钱还是万能的。

7

他俩咋起的心思,谁先的,这些都不重要。可能只是一个让人感觉心跳的微笑而已。然后,那点欲望寻了个位置,生根发芽。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意义不明的暧昧。“其实我们是一模一样的。”大张伟咽了咽口水说。

那些个话语落在旁人眼中,门儿清。偏偏他俩犯迷糊,各自斟酌,捡无关痛痒的话说。一句话: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久了,谁的心思都按捺不住。

8

当知道薛之谦醉了时,大张伟是别扭的。虽然那人现在就在他背上。

“张伟哥,嘿嘿嘿……”意外地温柔。大张伟就觉着心尖都酥软了,便深明大义不去计较这计量单位。

薛之谦抬了下头,迷迷糊糊中想他有点像张伟。打了个嗝。就把脑袋埋在那人颈间,嚯,绿茶味闻着像张伟。

张伟。

张伟。

张伟。

张伟。

张伟。

温热的气息似羽毛在挠,大张伟有点乱。影子拉得很长。

9

风呼呼的,想在催着他俩回去或进行下一步。背上的人缩了缩,吧唧一口,口水印在略消瘦的脸颊上。大张伟在风中独自凌乱,理性什么的都嗝屁了,只希望赶快到房间,然后把他甩到床上狠狠的%&;#*&他。那人一直傻笑。(不要问我为啥乱码,因为我乐意。好吧其实是害羞)

“张伟哥”

“嗯”闷闷的一声。

“怎么办,
好喜欢你。”

大张伟本来丰富的内心戏,吓得一激灵,全是哎呦我去,跟中了五百万大奖样的。突然明白过来,他为啥喝酒了。




end



我还不太会开车
嘿嘿嘿

1983 第三章

我又回来了。
有没有想我呀。
可能会爆字数。
我觉得我有点跟社会脱节。


薛之谦把书拿出来,一本一本又整齐地塞回去,把书包拉链拉开,把要带的书又从桌子里抽出来扔到桌上,把书整一整放到书包里,整个过程像是时间刻意拉长,慢镜头回放。他在等张伟。

张伟站在老师旁边,手指抠着自己衣角,空调的风有点冷,大张伟缩着身子有点像冬天的小黄鸡。老师坐在椅子上,眼睛从下往上看着他的脸,盯了一会,又去改作业了。大张伟站了一会,觉得老师有点像泼墨画。

薛之谦扒在窗户边上,眼神一个劲的往里瞅大张伟。早知道,上课的时候就推醒他了。薛之谦没完没了的恼着自己。为什么没有呢?这是后话了。薛之谦眼尖地瞧见大张伟又犯低血糖了。之前那节课大张伟就没上。

“下次别睡觉了。”班主任这么轻飘飘地开了口。大张伟又有点犯迷糊,从喉咙里憋出一声。听到老师允肯后,顿了一会,一步轻一步重,脚步虚浮地出了办公室。眼睛像早晨起来被眼屎糊住了那样,看不清。还好离门口近。

薛之谦赶忙扶住大张伟,这时校服像涂了鱼鳞上的黏液。匆匆忙忙从兜里翻出一块糖就塞到他嘴里,把手中刚小跑到小卖部买的绿茶拧开,手也滑了半天才打开,可能是汗有点黏,急急忙忙送到大张伟嘴边。大张伟像软骨动物靠在他身上,呼吸洒在脖颈,艰难的掀起眼皮,抓住薛之谦的手腕,还好他骨架子小,只是虚握着,瓶子的重量一下轻松起来。

“哎呦喂,薛老师,你这糖都不是金丝猴的。”大张伟皱巴着脸。

薛老师是大张伟平时调侃薛之谦才会叫的或是刚认识时喊的。

薛之谦撇了他一眼,笑了声,抬脚去踹大张伟的屁股。

太阳不甘心地落下去,尽管它明天依旧升起,最后一点辉光洒在路上,影子拉得老长。他俩并肩走着,手背碰到一起。当然,是从影子里看。背影浮浮沉沉。


tbc



又更完一章。
撒花/撒花
眯眼笑/眯眼笑
有意见的话就提
嘿嘿嘿

1983 第二章

又来更一丢丢。
可能会有一点时间线上的乱。
求不嫌弃。

彼时,还不知道缘分、命运怎么写。大张伟不是大张伟,薛之谦不是薛之谦。他们都是青涩而稚嫩,横冲直闯的那个久远的自己。有的只是一张充满胶原蛋白的脸,一具年轻的躯体,一颗滚烫而强有力的心。

大张伟坐在座位上,头晕的浑七八素,就觉着一碗碗炒肝在他头上飞,面前飞。他费了老大劲才弄清旁边人不是炒肝,是他那清秀的小同桌,才忍住咬一口的冲动。目光涣散,眼神游离。

薛之谦瞧着大张伟晕晕乎乎的,便知他犯低血糖了。从兜里摸出一块奶糖来,金丝猴的,因为大张伟嫌大白兔黏牙。把糖纸剥掉,塞到大张伟嘴巴里,又给自己塞了一颗就又转头,安安静静地当树洞去了。

大张伟像鱼回了水。嗯,换成金丝猴的了。飞快的瞥了他一眼,支着脑袋又去干别的事了。

其它同学的眼神斜着往上瞟,觉得他俩不像明晃晃的你侬我侬打得火热的小情侣,像细水长流过日子的老夫老妻。就是自然,像时间磨出来的习惯。它嚣张的凌驾于朋友之上,又隐隐约约挨着恋人的边,即使他俩性别相同。

上课的时候,大张伟将纸揉成团,扔到薛之谦那边去。薛之谦慢悠悠的坐直身子,倒也不急。拆开纸团,只有大张伟那挫气的谢谢。薛之谦余光去瞄那人的神情,一本正经的盯着老师犯瞌睡,脑袋频频倒向桌子,像钟摆。薛之谦有点捉摸不透他的意思。用他那同样挫里挫气的字回上一句客套的不用谢。又扔了回去。

大张伟任由那个纸条发展,他知道里面会是不用谢,就像知道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是好朋友,汤姆一定会被杰瑞戏耍,电灯泡总会不亮,夏天烈日炎炎,爱因斯坦是发明大王一样。他只是说不出来。



tbc




嘿嘿嘿,又更完一章。
接下来我又要失踪了。
哦哈哈哈哈哈。
眯眼笑。眯眼笑。

1983 第一章

校园设定,圈地自萌。
勿上升真人。

九月初倔强的拽了把夏天的尾巴毛。

薛之谦趴在桌子上,过大的校服把他整个人埋了起来。后脑勺翘起的头发顽强的存活下来,昭示着存在。教室里空荡荡的,只有书从桌子里探出一角。

正在举行开学大典。

大张伟迟到了。他故意的。

当他进到教室里,只觉惊异。教室里还有人。寻了个没放书包的桌子坐下。刚好就是那人的旁边。新校服扔在桌上。把包装袋撕开,抖开一件外套,套在身上。新书整整齐齐的码在桌上。崭新的书皮有点反光。

班里的人陆陆续续的进了教室,寻自个的位置坐下。

前桌的人反头过来问他好点没,薛之谦只露出一双眼瞧着他,应了一声。前桌笑了笑将手中盛了热水的杯子递给他,朝他努努嘴。薛之谦坐起来,哥俩好的拍了拍肩。

大张伟侧眼去看,嚯,长的不错。就又趴在桌子上,眯着眼瞅讲台上的老师。

啧,没同桌好看。

军训是怎样都躲不过去了。可能是老天爷这次格外疼爱祖国的花朵,阴云密布。偶尔风顺着脖颈往校服里钻,猛烈一点便直接从领口灌进去。倒也无谓。可能只是汗从毛孔渗出,滑过皮肤,滑进衣服,然后后背汗得亮晶晶的。身体虚的,就不费劲的冒出汗珠。一身汗臭味夹杂着青春独有的气息。

大张伟和薛之谦又站到一起了。

排座位的时候,他俩名字明晃晃的挨在一起。

真巧。在看清座次表后,他俩这么想。

一种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

tbc




嘿嘿嘿。
发完就跑。
拥有三张纸存档的我,
感觉真爽。
仰头大笑三声。
哈 哈 哈
走咯走咯,明天再更一章咯。




我刚刚才放学回家,
也知道了老薛的事,
我很开心啊,
因为终于有人照顾他了。
但也并不影响我粉大薛。
各自安好什么的也很好啊。
唯一的影响就是,
我不会再写现实向。
反正打死我也不退圈。
略略略。

以上仅代表我个人。

而且,我也快出新文了。

有存档的日子总是很愉快的。

片段-3

个人觉得很暖的一个梗。但是文笔不咋地。
超级短,别嫌弃。
嘿嘿嘿的傻笑。


大张伟沦陷在沙发里,薛之谦靠在他身上。

手搭在一起。

薛之谦去够大张伟的的手。小小的,有点肉,软软的,像软糖。

看“本大师”给你算一卦。

“唔,生命线长,肯定能活很久,其它什么就算了,只要生命线长就行……”小声嘀咕,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

手指在掌心画圈圈。

大张伟觉得手心有点痒,艰难地抬了下手,然后抓住作乱的手,模模糊糊又睡死过去。

薛之谦被吓一跳,抚慰着受惊的小心脏,晃了神,就瞧见手被握住了,还抽不出来。哎,你说这人怎么这么可爱。有些想笑。

嗯,真好。

这是他俩最后的想法。



是不是很短,是不是很有爱,
我告诉你,

哼哼,

我也这么觉得。
嘿嘿嘿。眯眼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