片段-3

个人觉得很暖的一个梗。但是文笔不咋地。
超级短,别嫌弃。
嘿嘿嘿的傻笑。


大张伟沦陷在沙发里,薛之谦靠在他身上。

手搭在一起。

薛之谦去够大张伟的的手。小小的,有点肉,软软的,像软糖。

看“本大师”给你算一卦。

“唔,生命线长,肯定能活很久,其它什么就算了,只要生命线长就行……”小声嘀咕,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。

手指在掌心画圈圈。

大张伟觉得手心有点痒,艰难地抬了下手,然后抓住作乱的手,模模糊糊又睡死过去。

薛之谦被吓一跳,抚慰着受惊的小心脏,晃了神,就瞧见手被握住了,还抽不出来。哎,你说这人怎么这么可爱。有些想笑。

嗯,真好。

这是他俩最后的想法。



是不是很短,是不是很有爱,
我告诉你,

哼哼,

我也这么觉得。
嘿嘿嘿。眯眼笑。

正常人(完结篇)

完全与标题无关,嘿嘿嘿。HE


7
他俩咋起的心思,谁先的,这些都不重要。可能只是一个让人感觉心跳的微笑而已。然后,那点欲望寻了个位置,生根发芽。举手投足之间散发着意义不明的暧昧。“其实我们是一模一样的。”大张伟咽了咽口水说。
那些个话语落在旁人眼中,门儿清。偏偏他俩犯迷糊,各自斟酌,捡无关痛痒的话说。一句话: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久了,谁的心思都按捺不住。

8
当知道薛之谦醉了时,大张伟是别扭的。虽然那人现在就在他背上。
“张伟哥,嘿嘿嘿……”意外地温柔。大张伟就觉着心尖都酥软了,便深明大义不去计较这计量单位。
薛之谦抬了下头,迷迷糊糊中想他有点像张伟。打了个嗝。就把脑袋埋在那人颈间,嚯,绿茶味闻着像张伟。
张伟。
张伟。
张伟。
张伟。
张伟。
温热的气息似羽毛在挠,大张伟有点乱。影子拉得很长。

9
风呼呼的,想在催着他俩回去或进行下一步。背上的人缩了缩,吧唧一口,口水印在略消瘦的脸颊上。大张伟在风中独自凌乱,理性什么的都嗝屁了,只希望赶快到房间,然后把他甩到床上狠狠的%¥#*&他。那人一直傻笑。(不要问我为啥乱码,因为我乐意。好吧其实是害羞)
“张伟哥”
“嗯”闷闷的一声。
“怎么办
好喜欢你。”
大张伟本来丰富的内心戏,吓得一激灵,全是哎呦我去,跟中了五百万大奖样的。突然明白过来,他为啥喝酒了。




end





后面的什么运动就自己想吧。
嘿嘿嘿。
第一篇文完结。撒花/撒花
眯眼笑。




另外,超链接怎么弄,我不会弄,qwq。





对同性恋的看法。

慎入。给自己圈好一块地。
我并不奢求有人能看到,我只是写给自己看,毕竟憋久了对身体不好。
以下仅代表我个人。

其实就本身而言,我是个腐女,对于同性恋我是支持的,当然异性恋同样美好。为什么会有不赞成的,可能是相同的生殖结构,不能繁衍。后来,我有认真想过,如果我身边真有同性恋怎么办。结论是,第一反应是震惊带着一点反感,毕竟中华上下五千年不是吹的。但我冷静下来,就觉得凭什么这样想。就一直给自己做思想工作。

后来我发现自己是个双性恋。

我当时是喜欢了自己班上的女生一年,那个时候并不觉得,现在我想明白了,那就是喜欢。她是个很好的人,特别有原则,很护短,一旦关系好,那简直了。我和她那时是认了个师徒。她是我师父。那一年,我俩算得上大部分意义上的形影不离,也就更了解她,真的是情绪跟着她走,会为她自豪,会心疼她,可能她并不在意,时间久了,她跟其他人关系也好,我就觉得徒弟是个单薄得要死的身份。有时,看到她跟她玩的好的人,我就铺天盖地的自卑和一丢丢的失落。

我就觉得我疯了,有病。我就躲她,躲久了又委屈得很,就想她都不来找我。

时间是个万能的东西。

所以,当我真切体会过,我就能明白同性恋者的感受。“存在即合理”我一直都很喜欢这句话。感情这玩意儿真的是莫名其妙,乱七八糟,未知因素太多。而且很微妙的一点,她与我的性格和大薛的性格是有点像的,所以我特别希望他俩能好好的,不管怎样,只要没人跟他俩过不去,只要他俩好好的。我就觉得什么都值了。

如果你看到这里,不管你怎样,先谢谢你的耐心,因为我只是有点憋不住了。

谢谢大家!!

友情提示:我并不是个很好的人,别对我抱有希望。还有更文要看老天了,毕竟没有灵感写不出啊。

(如果有什么意见随你便,反正我都说完了,我随意。微笑脸)

片段-2

薛之谦侧身蜷在一团,被子鼓鼓囊囊的。他想着那人温暖而干燥的手掌,心就在胸腔里不安分的跳动着,急促而有力。枕头那一片暗淡无光。他想大张伟了。太想了。记着那人爱把手放在他腰上,弄得怪痒的,他就回头瞪他,可那人一双可怜兮兮的狗狗眼,颤颤巍巍的小火苗一下就灭了,只好默默的撇回去。可偏不安生。无奈。他总拿那人没辙。因为他爱呀。薛之谦偷想着。巴巴的叹气。他躺在床上,眯着眼,思绪在空中乱飞,眼前一片茫然,就像浮在半空,所有声响在此刻化为灰烬。


大张伟倚在栏杆上,指间忽明忽暗的火星,冷风飕飕的往脑袋里钻,大张伟半眯着眼,想着那人明亮而专注的眸子,跟碎了星星似的,真好看,啧。大张伟压抑着波涛汹涌的情绪,他不知是在何时何地喜欢上薛之谦的,可能是那人每次在自己嘚吧嘚,就软软的瘫在自己身上快笑背过气的时候,啧。该来的总会来,反正自己是真喜欢。栽在薛老师身上也不是坏事。大张伟这样想着。趿拉着拖鞋,就把自己拖到卧室床上去了。光影浮动,有点像毛毛虫。想笑。


真他妈好,缘分终于想起他们了。


内心os:之前存的一点点,现在把它发上来,求不嫌弃。
嘿嘿嘿。微笑脸。







片段-1

最近写不出来,就只能另外写其它。
嘿嘿嘿。小提示:我是个很懒的人。
微笑脸。

薛之谦带着点羞,大张伟眯着眼笑。

得,完了。我疯了我。话语辗转在唇齿之间。薛之谦觉着大张伟那结巴样,有点想笑。他陷在沙发里。火锅还散发着余热。彼此都有点模糊。

大张伟被盯的有点慎。

薛之谦用手指去勾大张伟的手,眸亮晶晶的。大张伟心里那小人载歌载舞,满脑袋都是放烟花,不禁莞尔。顺势握住那人的手,含含糊糊扯出一句“别闹”。薛之谦就笑,觉着这清亮的小奶音说什么都好听,就跟那奶猫刚睡醒,迷糊的撒个娇。

大张伟被灯耀得恍惚,感觉就像有人在他后脖子,轻嘘了一口气,觉着哪都痒。余光去瞄那人。

就跟鱼要溺死在水中一样。

刚好那人也在瞧着他。

耳朵尖有点儿红。

哎呦喂,您的眼睛可真好看。
大张伟最后是这样想的。


作者内心os:
是不是觉得很草率,我也这么觉得。
嘿嘿嘿。眯眼笑/眯眼笑

正常人。原创

更文,微笑脸。
圈地自萌



4
直到后来薛之谦酒劲上来了,瘫在沙发上,安安静静的睡着了。酒会快散了,大张伟瞥见人家睡着了,想着这人不错,便打给他助理,人助理委婉拜托他,他才觉着真麻烦。
人总归是矫情的。
特别是当薛之谦捂着脑袋醒来,思考这为数不多的安稳觉,一时间懵了,满心满眼全是哎呦我去。亮瞎了。表示是粉丝的薛之谦,吓得差点一命呜呼。
光被窗帘撕碎,慵懒而惬意。空气粘稠而缓慢,似沼泽让人窒息。
5
大张伟靠在门边,目光绵长。瞧着薛之谦犯迷糊的样。转身,让人自个回神。去厨房热了杯牛奶,放在茶几上。顺势瘫在沙发上歇息一下,光在此刻不尽人意,活蹦乱跳的,晃神。昨晚太糟心了。
薛之谦还在犹豫,怎么面对大张伟。凡事不能太极端。利落的收拾好自己。便瞄到人大张伟陷在沙发里。他坐到旁边,轻轻巧巧道了谢,拐弯抹角的问自己昨晚没打扰吧。看到那人不耐的挥挥手。眯着眼,安心的笑了。
大张伟看着那笑,蓦地生出毁了的心思。啧。烦闷的挠了挠头发。
6
自此,两人便熟了许多。
至少,他俩的cp愈来愈红火,关系也从假的渐成真。大张伟已心安理得的接受,每次薛之谦笑抽抽,就软软瘫在他身上。每当对方什么事,总能抽一份心思出来。薛之谦仍是浮夸的努力,用力过度的表演,然后整夜整夜失眠。


tbc


如果有建议就提出来,毕竟我是个新人小白。
但是有件很尴尬的事,就是我本性懒,而且怂。
但是有什么不好的,没做到的,我一定会改。
谢谢。可能这段话有点长。
嘿嘿嘿。


正常人。原创

伪现实向,AU
新人写文,求不嫌弃,圈地自萌。微笑脸。
不知道是短篇,中篇,还是长篇,毕竟我的大纲乱乱的。
努力日更,把坑填完。占tag自发


我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,就像我们也根本不会想明天,而我们又将去向何方。
可能就像小时候,玩游戏机过了一关,都能高兴半天,然后喜滋滋的炫耀着,但这都是暂时,没有什么是永远的,都会有变化亦或长进,大张伟很早就明白了。
你要学着让爱你的人和你爱的人离开你。这是他的座右铭。
我喜爱一切不彻底的事物。
1
他从来就知道自己要什么,他们就是一类人,太特么像了。所以,他开始并不愿意见薛之谦,看到他就像看到了当年那个要死要活的自己,但是他们又不一样。大张伟懒得去想。
彼时,薛之谦陷在酒店的床里,眯着眼看天花板。他又失眠了。安眠药摆在床头柜上。瓶子里只有几片孤零零的药片,散落在各个角落,毫不相干,但是摇一摇就不一样了。所以的猜想碰撞在一起。他在想以后要怎么办。他总是喜欢多想。莫名其妙,乱七八糟。
2
灯亮起了。
他们开始工作。
薛之谦一直很困惑。尽管他自己也不知道。就像钻进了死胡同,还打死不肯出来,有该死的融合感。这要让大张伟知道,指不定怎么说他矫情。他能知道吗?不能。灯有点晃眼。他用手在眼前虚晃了一下,然后偏头去瞄大张伟。
大张伟知道薛之谦在瞅他,眯着眼半哈哈的飙段子。身边的人笑的乐不可支。他在干什么,他不知道。他要干什么,他想干什么,他能干什么,统统不知道。这么多问题呼啸而来。他晃了下神,在瞧见那人好看的眸,瞬间心安。他接着笑。
一直瘫在大张伟身上的薛之谦,当然察觉了异样。大张伟的身子一瞬间僵硬后,接着松散,像土地沙化。情绪像是沼泽中冒出来的粘稠的泡。他默默地戳破。他没资格。他们之间还没那么熟。他一直笑。
节目结束后,互相留个联系方式,各过各的。
3
再次相遇是在酒局。彼时,薛之谦在各个地方周旋。大张伟慢腾腾的到了。缩在一个安静的角落。弄着他的手机。发型张牙舞爪的炫耀自己的存在,挑染的绿色乖张的贴在额前,它的主人努力的降低着自己的存在感。
薛之谦垂眼看着手机上新增的联系人,倒也没有辜负经纪人的苦心。他轻笑了声。随即,端了杯酒缩角落发霉想段子去了。顺手把酒放到桌上,顺带认出身边的大张伟。真巧,薛之谦这样想。
大张伟整个人放空,旁边坐下个人把他吓一跳。轻轻巧巧地瞟一眼,认出是薛之谦。真巧,大张伟如是这般想着。他老早就看见薛之谦在人群中讨笑。他并没有太大兴趣。看对方没有开口的欲望。他便放下心来。并不是什么偏见,本不爱说话。反正都是为了钱。
钱真是个好东西,也不是个东西。 tbc





第一篇文,多多指教。微笑脸。
可能写的不是很好,多多包容。
谢谢大家啦!!!
嘿嘿嘿。